麦麸店24小时营业中

会无好会(1)

标题:会无好会

CP:殇凛(东离剑游纪)

时间线:剧场版后,二期前


——————————————————————


(1)

这家伙把头发散下来原来是这种感觉。

 

坐在精雕细琢的梨花木桌案旁,殇不患摆弄着手中的茶盏,好似在研究那半透明的乳白瓷器究竟是如何烧制而成,心思却忍不住飞向余光扫到的光景上面。

 

披散着银白长发的男子此刻正背对着他,一件一件地褪去身上有些滴水的衣衫,不急不缓的动作利落优雅,长及腰际的发丝因为濡湿显得有些厚重,顺着衣物脱落的角度蜿蜒滑动——凛雪鸦,掠风窃尘,被东离江湖中人口口相传如恶鬼般狡猾可怖的大怪盗,此时此刻却似毫无防备的毛头小子一般地把后背亮给别人,甚至自顾自地脱起衣服来了。

 

为何?

 

明知想得太多恐怕会落入对方圈套——这一年多以来殇不患已经不止一次体会到这一点——可是他还是常常压抑不住好奇的冲动。有时候这位西幽旅人甚至会怀疑精于迷烟幻象的东离大盗是不是给自己下了什么药,否则他想不通自己为何每次都明知是局却还是不知不觉踏入其中。

 

“没有下药哦。”

 

背对这边的凛雪鸦好像读懂了他此刻的心思一样突然开口,惊得殇不患险些把手里的杯子扔出去。

 

“啊?你说什么?”

 

“我说茶里没有下药,殇大侠不必一直盯着它琢磨了。让这上等的好茶在手中凉透岂不可惜?”

 

原来是说这个!

 

“呃……我知道啊!”赌气一般地喝光了杯中的茶水,“唔……”尽管对茶道无甚研究,这茶水入口后甘甜清冽的味道还是让殇不患忍不住感叹,“确实好茶。”

 

“这是南岭特产的金顶雀舌,”说话间凛雪鸦已经几乎褪去了身上的全部衣物,“据传说南岭金顶上的那几株老茶树乃是助阵穹暮之战的仙人遗赠,每年只能产个三五斤,收成尽数进献皇家。”

 

“哦……”所以你把给皇帝的贡品偷来了是吧?这句话殇不患决定不要明知故问了。“我说你啊,这是在做什么?”

 

眼见依然背对自己的凛雪鸦突然以上半身赤裸,下身只着衬裤的姿态运起了真气,催动发丝与皮肤上的水珠瞬间蒸腾,在其周身形成一层乳白色的薄雾。这光景让殇不患决定不再用余光观察对方的动向,而是干脆转过身来上下打量——反正两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可避讳的,过于在意反而容易着了掠风窃尘的道。

 

“如殇大侠所见,运功去除水汽嘛。”凛雪鸦的语调显得轻松愉快,周身的光环丝毫没有因为开口说话而有一丝紊乱。同为习武之人的殇不患很明白要在全身运功的前提下做到这一点有多困难——他一直都很清楚凛雪鸦从未展现过全部的实力,不过此时此刻殇不患却第一次忍不住开始认真揣测眼前人的底牌究竟如何。

 

“那有必要脱衣服吗?何不连同衣物一起烘干?”心中的疑惑压不过爱调侃的习惯,殇不患笑道,“还是说你这套功只能光着练?”

 

“被真气催动的水汽比热茶的温度还高,”凛雪鸦不疾不徐地解释道,“这些织锦绸缎的衣物可承受不起。”一边说着他一边微微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继续说道,“殇大侠的随身衣物想必是常常遭受这种折磨,所以看上去比主人本身还要沧桑。”

 

“啰嗦啊!!”

殇不患皱起眉头又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看对方搭在一旁屏风上的衣物。挂在支架顶端的那顶小丑帽虽然配色夸张造型滑稽,细看之下却是用绣工精美的绸缎缀以各色宝石缝制而成,屏风侧面垂下的长衫和外套虽然没有凛雪鸦日常穿着的冰蓝雪花锦缎那样雅致脱俗,却也能看出用料质地之细腻,想必价格不菲。

 

话说这里明明有个这么大的屏风,他为什么不到后面去脱衣服,难道还怕内力烧了屏风不成?

 

“在下知道金顶雀舌美味难当,不过殇大侠你一直喝茶身上也不会干燥的,”见他盯着屏风愣神,依然在运功的凛雪鸦伸手指指套间内部的小门,“那里面有烧好的热水,殇大侠可以去泡个澡,我来帮你把衣物备好,就当是害你淋雨的报偿。”

 

“唔……”

原本想反问凛雪鸦怎么自己不去洗洗,又觉得这样好像在邀请对方共浴似乎不太妥当。或许是因为实在不想继续在这里看对方半裸着练功,或许是之前在山野中洗了十几天冷水澡的逆反心作祟,又或许单纯是因为身上被方才的雨水打湿的衣物确实黏糊糊得非常难受,总之殇不患决定不再过多揣测对方的用意,点点头便快速褪去身上几乎湿透的外袍和濡湿的衬衣,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拙剑提在手中——毕竟他现在实际上是将藏剑录用法术封印在拙剑的剑鞘里——走进凛雪鸦指给他的那道小门。

 

“殇大侠也真是有趣,洗个澡还要仗剑防身,这份谨慎怕是都城最美的花魁也比不上。”

凛雪鸦的调侃似乎是用真气故意推过来的,含着笑意的语声即使隔着木门听起来也一样清晰。

 

“哪个花魁敢在掠风窃尘的房间里洗澡,怕是要被偷得底裤都不剩吧!”

 

“原来在殇大侠眼中花魁的底裤是那么值得偷的东西吗?”

 

“你闭嘴!”

热水中的香料熏得殇不患有些恍然,最后这句话没用真气推送,只是暗自嘟囔,也不知对方听到没有,不过门外总算是安静下来。

 

掠风窃尘究竟在算计什么?

 

久违地浸泡在热水中,殇不患在放松身体的同时保持着精神上的警惕。今天一早他在集市上卖掉了前阵子在山中游历时随手收集来的药草、矿砂,换了些盘缠;原本合计着在镇上随便找个旅社歇脚,却在中午在小酒馆里打尖的时候遇到了“传说中大破玄鬼宗的西幽大侠殇不患”。帮助那位因为假扮自己而惹上麻烦的倒霉鬼击退追杀而来的蔑天骸余党,教化他重归正途之后,正牌的殇大侠又在对方的指引下找到了散播谣言的罪魁祸首。

 

当时寻获目标之后殇不患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在不远处观察了片刻。看那身着夸张滑稽的小丑戏服的白发男子在人群中手舞足蹈,讲得唾沫横飞,殇不患只觉得好气又好笑,同时内心深处又有一丝好奇——眼前的这个小丑明明和自己认识的那个满口欺骗愉悦巧舌如簧的怪盗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表情、气场却又完全像是另一个人;那种自然而然的感觉就好像他是个天生的小丑,真正的卖艺人。

 

也许正是因为过于投入“说唱艺人”这个角色设定,传说中轻功出神入化的掠风窃尘才没能在第一时间逃过殇不患按住他肩膀的手,而是满脸堆笑地迎着刃无锋的怒气,摆出一副认打认罚的虚伪姿态。

 

而就在殇不患犹豫着该不该在众多围观群众面前胖揍这只鬼鸟一顿的时候,一道霹雳伴随着几声远雷便“贴心”地来救场了。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驱散了看热闹的人群,倒是替他省去了各种解释的麻烦,也不用担心好事者跑去报官说这边集市上有人当街斗殴。

 

“哎呀哎呀,”见人群散去,凛雪鸦当时也恢复了一贯悠然自得的态度,摘下那顶小丑帽拎在手中,任由雨水冲刷自己的长发,“殇大侠还真是呼风唤雨的倒霉体质,怎么每次和你一起都这么狼狈呢?”

 

“你还敢说?!”看着对方的暗藏笑意的红色瞳孔,殇不患当时甚至要怀疑这场骤雨是眼前这个家伙施法召唤来的——不过任凭掠风窃尘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偷来风神扇和雷神锤这种东西来随心所欲地造雨吧?

 

应该……不能吧?

 

忆起当时心中天马行空的想象,殇不患不禁在热水中打了个冷战。反正不论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正是因为那场骤雨的落下,殇不患才接受了凛雪鸦关于“你我不如找个合适的地方再谈”的提议——要他就地放过那家伙实在不太甘心,但是要他们两个在大雨里当街互殴也太不体面。结局就是殇不患稀里糊涂地跟上对方,二人顶着瓢泼大雨跑到一处僻静的驿馆——朴素的纯白院墙里面是别有洞天的精致院落,虽然在雨中来不及仔细查看,殇不患也知道这里不是普通的旅社。

 

所以莫非这是他家?那不就是贼鸟的鸟窝?

 

越想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殇不患加快沐浴的速度,尽量不去闻水中令人浑身发软的香料气味,草草冲洗之后用旁边叠放的软布擦干身体,走到浴室过道的架子旁边他却愣住了。

 

“……喂!凛,我的衣服呢?!”

这个架子就在从客厅通往浴室的小门内侧,方才他在入浴之前随手把自己的内衣裤搭在上面,此时再看却是空空如也——不对,仔细一看那上面叠放了一些其他的衣物,却就是不见他穿惯了的那套粗布内衣。

 

“衣服不是在架子上吗?”门外回应的声音显得事不关己,“我想尺寸应该没有问题。”

 

“……”

明白此刻与对方计较不会有任何结果,殇不患任命地抖开木架上叠放的那套衣衫,衬衣、衬裤,罩衫,外袍,发饰……里里外外竟然有十来件,全部都是用丝绸或者细纱棉布之类高档料子制成的,“到底搞什么鬼?”

 

一边思考着那个架子上可能存在的机关,殇不患一边把这些零零碎碎的衣服往身上套。突然他的手停顿了一下——腰带上的刺绣纹样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皱起眉头仔细打量了一会,殇不患又仔细端详了一下旁边还没上身的罩袍,“这个花纹……”

 

这不是西幽王族专用的纹饰吗?仔细一看这衣服的形制也是……

 

满心疑惑之中殇不患决定不再多言,迅速整理好身上的衣物推门重新回到客厅,却见凛雪鸦已经换上了一套他不曾见过的衣衫,银白的长发依然披散在肩头,见他出来眼睛一亮,轻轻拍手同时吐出一口白烟,说道:

 

“俗话说人靠衣装真是一点都不假。殇大侠若是平时就穿成这样也不会被高级旅店拒之门外了。”

 

“你从哪里搞来这种东西?”不理会对方的调侃,殇不患的问题直截了当。

 

“若我说是自己找来图样照着做的,殇大侠会相信吗?”

 

“比起你跑去西幽王宫偷了一套出来,我倒是宁可相信这个。”

 

“哈哈哈哈!”凛雪鸦闻言大笑起来,恍然间殇不患觉得认识了这么久,自己好像是第一次听对方笑得如此爽朗,“殇大侠这是在夸我手艺好喽?”

 

“反正我看不出什么错误。”殇不患实话实说,不论刺绣花纹还是衣襟的形状都跟他印象中故国皇族专用的衣物别无二致,“所以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赔罪啊。”收敛起脸上飞扬的得意,凛雪鸦恢复了一贯似笑非笑的表情,“请殇大侠随我一同去赴个宴会。”

 

会无好会,宴无好宴——殇不患脑中此刻浮现出了老家西幽江湖中流传的这句俗语。


————————————

第二章应该是雪鸦视角


东离剑游纪二期ED完整版歌词

iTunes自购了这张ep,也算支持一下教主和阿浪~

私心觉得op的His Story唱的是殇叔,ed的这首更偏雪鸦一些。那头银白长发就像是雷雨天里从天而降撕裂黑暗的霹雳,和他纠缠让人分不清脸上是雨是泪,与他交谈令人神魔难辨,激起每个人心中的原始冲动


西川貴教 – Roll The Dice 歌詞

アルバム | Album: His/Story / Roll The Dice – EP
TVアニメ | Anime: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2」ED
作詞 | Lyrics: 藤林聖子
作曲 | Composition: 澤野弘之
発売日 | Release date: 2018年11月14日
Language: 日本語/ Japanese


Roll The Dice 歌詞 西川貴教 | Takanori Nishikawa

振り下ろされたのは
怒りの制裁か
鎖を解き放つ 祝福か

境界線の結末は
容易く 翻るもの 

Roll The Dice, Roll The Dice

頬に浴びた 雨は
誰(た)が名残か 嵐を呼んだ
安らぎさえも 知らぬ
熱き衝動 導かれて進め
*Without forgiveness Wo-O-O-Oh Wa-Oh
退屈 斬るよりマシさ
Kiss Goddess of Death Wo-O-O-Oh Wa-Oh.
心が転がる方へ

暗闇に一筋
差し込む光には
夢に餓えた羽が 群がるさ

荒波を避け 自由など
到底 得られぬのなら 

Roll The Dice, Roll The Dice

頬を撫でた 風は
神の慈悲か 悪魔の笛か
戸惑いを 見透かされ
闇に恐れ 目醒めさせぬように

Without forgiveness Wo-O-O-Oh Wa-Oh
偽り 錆び付くよりも
Kiss Goddess of Death Wo-O-O-Oh Wa-Oh
運命 転がる方へ

Roll The Dice, Roll The Dice

頬に浴びた 雨は
誰(た)が名残か 嵐を呼んだ
安らぎさえも 知らぬ
熱き衝動 導かれて進め
Without forgiveness Wo-O-O-Oh Wa-Oh
退屈 斬るよりマシさ
Kiss Goddess of Death Wo-O-O-Oh Wa-Oh.
心が転がる方へ


东离剑游纪第二季官方搞笑四格(七)

欠下的恩情就用你正直的身体偿还吧殇不患!😂

雪鸦这无风甩三甩的头发也算是被官方吐槽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随便说说东离二期第七集

第七话对于殇凛这个西皮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平衡了双方的箭头吧!


之前一直都觉得雪鸦箭头粗大有点倒贴嫌疑,这集看来实际你情我愿,人家就是这个相处模式……


给出救命的灵药不需要感谢,抵挡搭档的杀意也是轻描淡写一句带过,这一集也是真正让我见识到凛雪鸦的潇洒了——回归反复提到的那个话题,在这方面雪鸦和殇叔是同一种人,潇洒大度,不拘泥于世俗的恩怨情仇,但是很难找到可以理解这种情怀的对象。


所以雪鸦在和殇叔独处的时候显得非常放松,笑声都爽朗起来;殇叔则是面对雪鸦的时候特别“不客气”,身上的“流氓气”溢出得更厉害,可以说两个人在彼此面前都和面对外人的时候完全不同,这是这个西皮最戳我的点之一。


说完感想稍微说说剧情细节。


话说你们俩还真是飞鸽联系啊??耽美同人-激情成真??雪鸦说自己不擅长和不爱说话的人相处,殇叔调侃说那我学会闭嘴的话你是不是就不缠着了?结果被雪鸦吐槽你嘴里说得无情,结果接到飞鸽传书还是马上就来了!这什么教科书一般的口嫌体正直wwww


约会(不是……)最后雪鸦才说出关键情报,叔跑走的同时甩给他一句“马鹿野郎”——这里无可奈何又没法生气的语气我真是笑喷了,不要怪雪鸦嘛,他只是想多跟你聊聊,一上来就说情报还怎么独处呢是不是?


补充一点感想:

这么一想之前叔在剑录坏了的时候想到雪鸦,大概是因为如果他真的求助是肯定能联系上那家伙的……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联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大概也是尽量不想让雪鸦和阿浪碰面。这集他也明说了自己知道阿浪跟雪鸦绝对合不来www殇叔甚至可能可以想到阿浪对雪鸦会有杀意,但是也相信雪鸦能处理…………

东离剑游纪二期ED日文歌词

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就是可以摸摸鱼,于是把东离二期ed的live先行版歌词整理了一下,听了十几遍吧……

比电视版多一小段,估计14日正式版还会更多?

歌词的含义还挺值的琢磨的

Roll the Dice歌词(live先行版)

振り下ろされたのは 

怒り制裁か

鎖を解き放つ 祝福か

境界線の結末は

容易く 翻るもの

Roll The Dice , Roll the Dice

頬に浴びた  雨は  誰が名残か 嵐を呼んだ

安らぎさえも  知らぬ  熱き衝動   導かれて進め

Without Forgiveness Wo-O-O-Oh Wa-Oh

退屈 斬るよクマシさ

Kiss Goddess of Death Wo-O-O-Oh Wa-Oh

心が転がる方へ

Wo-O-O-Oh Ah-O-Oh

Wo-O-O-Oh Ah-O-Oh

Roll The Dice , Roll the Dice

頬を撫でた風は  神の慈悲か  悪魔の笛か

戸惑いを  見透かされ  闇に恐れ  目醒めさせぬように

Without forgiveness Wo-O-O-Oh Wa-Oh

偽り  錆ひ付くよ

Kiss Goddess of Death Wo-O-O-Oh Wa-Oh

運命 転める方へ

东离剑游纪第二季官方搞笑四格(六)

来不及了殇叔,吃了他的药你就是他的人了(不是……)雪鸦那个用两根手指敬个礼的动作实在太皮了,对着殇叔发射动感光波啊😂跟他之前对龙哥飞吻有一拼……

说起来我觉得叔吃了大力丸之后整个人好像打了鸡血,他平常虽然也卖萌,但是这集特别“嚣张”呢……说是跟雪鸦学坏了也不为过

东离第二季第六集的吐槽

又是充满卧槽(好的意义上)的一集……


殇叔的性格真的就像上一季结尾的时候我跟一位湾湾太太讨论的那样,实际上跟雪鸦是一个路子。他不是圣母,本质也不温和,温柔的表象都是因为实力实在太强了所以什么都不在乎……吃了十全大补丸(……)之后把邪魅狂狷喷出翔那一段真是……又可爱又可怕。

你们杀了村民嫁祸给我又如何?以为我会在乎嘛?以为你们那么点三脚猫功夫我会怕吗?轻描淡写怼得眼镜仔动摇到几乎站不住……

(雪鸦:嘛,如果没有我的大力丸,殇大侠也没机会这么嘚瑟了吧!)


然后雪鸦闪亮登场是要笑死我……小鸟的棒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回去听十遍!!这一段最戳我的是殇叔对现状的秒懂——两年的你追我跑果然不是白玩的,这什么神级默契……


临走之前雪鸦还跟叔眉来眼去了一番,那个动作整个都写着“你懂我~”。叔的反应也是好笑“哎呀哎呀我懂,这次要搞这家伙啊?允悲允悲~~好好玩啊~~我先走了~~”——想来这两年叔身边已经发生过无数次类似的情形,他早就习惯了,甚至开始心疼要被雪鸦玩死的眼镜仔……


就这么一段把殇凛的关系推到了一个我自己都不太敢这么编排的高度上,对老虚抱拳……


最后说说我们的阿浪……看到“我觉得是恶人”的对象不由分说就下杀手——浪仔你是卫宫切嗣吗???是拿着少数派报告的正义的米嘎达卫宫切嗣吧?!面对殇叔的时候真的可爱又委屈,而且他的理论也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就像卫宫切嗣一样,他的绝对正义总有一天会遇到迷茫,到时候又该怎么面对呢?群里姑娘说殇叔这集对阿浪好像对孩子一样……确实如此了|||||这孩子迟早要碰壁,希望老虚别虐他啊……


东离剑游纪第二季官方搞笑四格(五)

啊~殇不患~~你为什么是殇不患~~~

雪鸦的大力丸我也想吃啊!!感觉吃了之后会直接升仙😇😇😇

记个殇凛浪的梗

剧情接第四集之后


雪鸦把阿浪拐走的时候在地上画了个圈,说这是保护殇叔不被发现的法术,类似于西游记里大师兄给师父画的那种,只要里面的人不主动出来外面的敌人就找不到。


雪鸦:宅心仁厚的殇大侠可别听到外面有人喊救命就跑出去哦~

殇叔:真啰嗦啊!

阿浪:……(认同的表情)

殇叔:你干嘛同意他啊?!

聆牙:哇哈哈哈因为你就是这种人啊!


立了这样的flag后雪鸦就把阿浪拐跑了。


这边洞里的殇叔很担心雪鸦坑阿浪,但是又无能为力。镜头一转那边聆牙吐槽说殇叔那种性格,八成会不听话跑出圈外。雪鸦说那个圈圈其实还有个类似轿车“儿童锁”对防护功能,防止里面的人乱跑——因为那种圈圈原本不是为了关自己人用的,是为了避免俘虏逃跑或者被救走而设计的,所以里面的人会在一定时间之后渐渐进入清醒的白日梦状态。


聆牙:那你怎么不事先提醒他啊?是好梦还是噩梦啊?!

雪鸦:幻境对殇大侠本身就很难起效,事先提醒不就更没意义了?哎呀浪大侠不要剑拔弩张的,我保证那不是对他有害的东西~

聆牙:信你这种人的保证还不如信那边无头的僵尸会唱歌呢!

雪鸦:浪大侠起个头,它们说不定真的会跟着唱哦~

僵尸们:嗷嗷嗷🧟‍♀️🧟‍♂️


镜头再转给殇叔,就可以开始以解毒为借口的双修(三修)剧情了——幻觉真好用啊~


东离官方搞笑四格——便当剑游纪2(一)

才发现我忘了把一转过来😅

雪鸦吐槽殇叔在西幽的旧债太多表示要签婚前财产协议(不是……)

阿浪的人设是“殇不患的吟游诗人”……“殇不患的”……“的”……这私有的关系太可怕了!!(雪鸦:就说不是“搭档”那么简单吧,呵呵😊)